第97章 第二骂
书名:重启九八之奋斗人生 作者:四海散人 本章字数:516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4 19:09:53

“你居然拿我的钱去赌球?”

高月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在地上。

作为帝都二代圈子的成员,小姐姐还是知道这个娱乐的,只是没有玩过。

十赌九骗,古来有之。

小姐姐对这些邪门歪道一向敬而远之。

一来,她的家教比较严,很少接触这些东西。

二来,也没什么钱。

“稍微玩了一把,放心,肯定能赢。”

李执满不在乎。

他投的可是法国,嗯,前世九八年的冠军,世界杯最大的冷门。

一赔三啊!

五十万几天后就能变成一百多万。

上哪去找这个好的机会?

李大叔前世是不赌球的,毕竟是成功人士,也没那个时间。

他不赌球,但不代表不懂的门道。

虽然这一世的赌球规模还没有后世那么厉害,但也渐渐有了市场和规模。

“万一输了怎么办?那可是姐姐我所有的资产。姐姐我可就成穷光蛋了。”

高月又气又好笑。

她倒不是心疼钱,而是觉得有些不靠谱。

李执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很靠谱的,殊不知也会干些不靠谱的事情。

这个……

李执挠了挠头。

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,谁知道他重生后会不会带来蝴蝶效应?

他之所以没有倾家荡产押注,就是怕这一点。

重生回来给了他整了个爹,旁边又多了个老王,可见这一世也不是完全照抄前世。

万一弄出个巴西干掉法国就乐子大了。

“若真输了,我赔给你。”

李执认真道。

五十万,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。

他之所以赌球,完全是为了月月姐。

为了感谢她的那套房子。

“想的美!”

月月姐摇了摇头。

她也不稀罕这点钱。

呃!

李执摸了摸鼻子,摊手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钱我已经投注了,肯定是追不回来了。”

高月想了想,笑道:“这样吧,如果输了的话,你就养我一辈子好了。”

李执哑然。

原来小姐姐在这里等着他呢。

好嘛!

五十万买一张后半辈子的饭票?

怎么看这小姐姐都血赚。

成!

李执应下了。

输是不可能输的。

万一输了,五十万换一个能瞅能摸能那啥的大美女,也是可以的。

谁让他欠人家的呢?

月月姐虽然不能当老婆,但却是个不错的好朋友。

嗯!

能那啥的好朋友。

没毛病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

月月姐一把扯住了李执。

我说的!

李执再次点头确认。

“你若输了,那就要养我一辈子。”

月月姐霸气的说道。

她恨不得李执输个精光。

这样一来,她就名正言顺的霸占李执了。

小姐姐对李执可一直垂涎三尺。

无奈这货太过滑溜,她想抓也抓不住。

这次有了机会,小姐姐肯定不会松手的。

“就当是包了个小三。”

李执冷不丁蹦出了这么一句。

混蛋啊!

高月不乐意了,开始追着李执打。

她要当的话那也是女主,可不是小三。

这事必须掰扯掰扯。

姐姐我可是名牌大学双学位学士,怎能给你当小三?

你何德何能,能让姐姐我当小三?

闹着闹着就开始变味了。

郎有情妾有意,天雷勾地火,很快又搞到一块了。

兴至所致,行云流水,战斗场所就转移到了车上。

这下酒店也省了。

美中不足的是这车太小了,空间有限,李执很难火力全开。

只能放任月月姐来主导。

女王位。

女上位。

地盖天。

反正只能用这么一个动作。

月月姐过足了女王的瘾。

折腾了好久,这才偃旗息鼓。

李执腰都险些要断了。

这爱健身的女孩果然厉害。

他这十八岁的巅峰身体都险些招架不住。

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

月月姐把李执送回了酒店,交代几句,就开车回去了。

今天过得很充足。

月月姐是这么想的。

李执这边就有些惨了。

运动女孩惹不起!

李大叔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房间。

王煜早就望眼欲穿了。

见到李执回来了,急忙迎了出来。

“哥,你去哪了?我都饿死了!”

小丫头抱怨道。

她也不会点餐,只能在这里干等着。

开水喝了一壶又一壶。

可这玩意不顶饿啊!

王煜饿得两眼都冒金星了。

可李执还没有回来。

小丫头心中早就把这货问候了好多遍了。

“对不住,对不住!”

李执抱歉的看了王煜一眼。

光跟月月姐折腾了,险些把这个干妹妹给忘了。

有些对不起老王啊!

人家把女儿送到他的身边,他却让人家守空房饿肚子。

不讲究啊!

“你赶紧点吃的,对了,要二十块钱的。”

小丫头提醒李执。

呃!

李执哑然。

合着这丫头只记得十块钱的。

“丫头,我去洗个澡,你先准备一下,晚上咱们去吃自助餐。”

李执提议!

今天被月月姐榨干了,他要好好的补一补。

虽说年轻人体力活,但也要好好的保养。

不是有那句话吗,年轻不知精金贵,老来望那啥空流泪。

万岁!

小丫头欢呼雀跃!

一提起吃,小丫头精神焕发,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到现场。

李执仔细的冲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带着王煜出了酒店。

不远处有家海鲜自助店。

李执买了两张票,带着王煜进去了。

九八年,自助餐还是个新鲜概念,整个帝都也没几家。小丫头自然没见过,好奇的打量这打量那。

李执拿了个餐盘,递给王煜。

“想吃什么自己动手,这里的牛排海鲜还是不错的。”

前世的时候他来帝都求学,从同学的口中知道这个地方,当时穷啊,也没钱吃,只是远远的瞧过几眼。

后来某位同学请客,李执才有了进来的机会。

也正是那一次,李执知道了什么叫西餐,什么叫牛排。

在他的印象中,这次吃得最饱,也最香。

后来李执发达了,吃遍了整个欧洲的西餐厅,都找不回印象中的感觉。

哦!

小丫头点了点头,拿起餐盘开始装食物了。

李执也夹了些生蚝,三文鱼片,龙虾钳和一些小海鲜,找个座位坐下了。

今天输出的有些多,他要好好的补充一下。

海鲜最合适。

一会儿,王煜回来了。

看到这丫头餐盘是堆积如山的美食,李执险些喷了出来。

“丫头,你吃得完吗?”

李执有些诧异。

貌似吃不完会罚款的。

虽然也没几家自助餐会认真的执行。

但浪费食物终究是不好的。

“你放心,我吃得完!”

王煜小嘴了塞满了美食,含混不清道:“我爸说过了,花了钱一定要吃回本。”

嗯!

李执有些无语了。

这老王究竟都教了女儿什么呀。

算了,不管她了!

任由她去吧。

李执把目光放在了事物上。

其实这里的海鲜虽然名贵,但并不是很新鲜。海鲜海鲜,吃得就是一个鲜字。

所以,要吃海鲜还是要去海边。

这一点,王煜就有很好的觉悟。

她的餐盘了一点海鲜都没有。

不得不说老王教育的很好,这丫头眼光也很不错,餐盘里装的都是名贵的牛肉。

更让李执吃惊的是,这丫头很快吃完了,乐呵呵的去装盘。

好家伙!

这小肚子看着不大,居然能装这么多货。

人才啊!

李执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。

这丫头肯定能好生养。

肚子大,当然好生养了。

怪不得母上大人一直对王煜青睐有加。

嗯!

根源在这了。

正胡思乱想间,就听到一阵吵闹声。

一个打扮洋气的大妈插着腰指着王煜大骂。

王煜咬着嘴唇,眼圈都红了。

自助餐也有抢手的美食,大家都自觉排队等候,可这大妈一上来就插队,还插到了王煜的前面。

王煜就小声的抱怨了一句。

大妈狂骂不止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李执放下筷子,走上前去。

没事!

王煜摇了摇头,扯着李执转身就走。

丫头不想惹事。

老王说过,出门在外,要低调点。

这话是句至理名言。

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出门在外,低调点不惹事,没毛病。

“外地b,就是没素质。”

大妈骂骂咧咧的。

李执忽然停下来,冷冷的打量了大妈一眼。

“瞧什么瞧?没素质的外地b,乡下人。”

大妈似乎骂得不过瘾,又把矛头对准了李执。

她听王煜的口音知道不是本地人,这李执又是跟王煜一块的,多半也不是本地人。

本地人欺负外地b。

没毛病!

呵呵!

李执笑了。

原本他也没打算惹事,不过这老娘们恶心到了他。

居然敢骂李执是外地b?

他伸展了一下腰肢,清了清嗓子。

好久没骂人了。

既然你找骂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。

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当地人的优越感。

帝都人怎么了?

没有外地人的支撑,你能过得这么舒坦?

大叔还是很尊敬老年人的。

但有句话叫倚老卖老。

还有一句话叫老而不死则为贼。

不是坏人变老了,也不是老人变坏了。

是惯的。

通常情况下,李执是不会惯着这些坏人的。

“#%$^**())**(^%$……”

李执张口就是地道的帝都话。

前世在帝都混了二十年,别的没学到,骂人的话那可是积累了一肚子。

没办法,创业初期,他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帝都土著。

老帝都骂人有特点,那就是不吐脏字。

吐脏字的那是下等人。

最上等的骂法是,骂了人家,人家还乐呵呵的不生气。

当然李执没有学到上等的骂法。

对付这老货也用不着。

骂得文雅点,她听不懂。

当然也不能骂的太粗俗。

丢份!

于是乎,李大叔捡了一些不太露骨的语言组织了一下,回怼了过去。

话说上次骂昏了李碧池之后,李大叔就没动用过这个大杀招了。

今天居然有人敢挑衅他?

简直就不知死活。

大妈被骂懵了。

她也就欺负王煜是外来人,没想到惹到了一个厉害的主。

人家说的可是地道的帝都话,骂的也是地道的方言,有很多只有老帝都才知道的专用名词。

惹到当地狠人啊!

大妈立刻怂了。

其实她也不是老帝都,不过是七八十年代各地支持首都建设,从外地调过来的职工而已。

在这里混了十几二十年,她已经把自己当本地人了,看外人的都是外地b。

“我不跟你们这些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。”

大妈自嘲了一句,转身回了座位。

李执骂的正过瘾,怎能这么放走她?

于是乎追上去,继续开骂。

大妈实在是受不了了,这打也打不过,骂也骂不过,干脆不吃了,走人。

好!

见李执大发神威,骂走了大妈。

众人齐齐的鼓掌。

其实来这里吃饭的大部分都是外地人,刚才大妈那句外地b把他们都骂进去了。

李执骂走了大妈,算是给他们出了口气。

这大妈实在是太没素质了。

插队不说,还骂人,骂的很难听。

该骂!

这小伙子干的好!

献丑献丑!

李大叔抱了抱拳。

“哥,你真是太帅了,我爱死你了。”

王煜激动的两眼直冒小星星,恨不得抱上来亲一口。

呵呵!

李执笑了笑,没说话。

爱就不必了!

他对这个干妹妹没啥子爱意。

但做的话……

李执瞅了瞅妹子娇嫩的脸蛋。

青春无敌啊,这点倒是跟月月姐不同。

话说老王把女儿送过来,是不是也有这个意思?

不行不行!

好像她还没成年。

可不能冒险。

三年起步啊!

李执急忙甩了甩脑袋,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

这老货之所以敢欺负王煜,不就是因为她弱吗?

换了个人高马大的妇女在这里,你瞅瞅她敢不敢?

敢骂我?

干死你丫的。

干不死丫的,我跟你姓。

国人普遍缺少血性。能忍则忍,小不忍乱大谋。

君不见一个爪哇小国也敢在国际上对华夏指指点点?

华夏一直奉行中庸之道,不起棱角,低调做人。

所以人家才肆无忌惮。

这点不像战斗民族,人家那叫一个不服就干,干死算球。

你敢骂我?

老子弄死你!

妥妥一恶汉形象。

所以国际上敢哔哔华夏的有,敢哔哔战斗民族的绝无仅有,即便是有也会被战斗民族打出翔来。

这些人,都是惯的。

欺软怕硬!

搁在战争年代,铁杆的汉奸走狗。

也就是在家门口耍耍横,出了门就变成小鸡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